<tr id="0u6ei"></tr>
<tr id="0u6ei"><div id="0u6ei"></div></tr>
<object id="0u6ei"></object>
<rt id="0u6ei"></rt>
<samp id="0u6ei"><noscript id="0u6ei"></noscript></samp>
‹ 上一主题|下一主题 go 回复: 4 | 浏览: 4813 |倒序浏览 | 字体: tT

Rank: 40Rank: 40Rank: 40Rank: 40

帖子
502 
经验值
4850  
注册时间
2013-9-17 
    • 妈妈网轻聊
      给生活加点料

    • 妈妈网孕育
      就是好用

      holdImg
    • 广州妈妈网
      广州妈妈网,更懂广州妈妈

      广州妈妈网二维码
楼主
发表于 2019-1-22 18:37 |只看该作者 | 最新帖子 | 查看作者所有帖子 | 发短消息 | 加为好友 | 字体大小: tT
他们说我害了老公弟弟,但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让我感动:你这个小身板还能害我弟弟?说话的人脑子进水了

——

海城女子监狱,厚重的铁门缓缓打开。

金灿灿的阳光照进来,刺的苏安宁眼睛生疼。她下意识的抬起手,想挡住那刺目的金光。

然而,她刚有所动作,就被一双手重重的推了出去。

“愣着干什么?赶紧滚!”狱警不?#22836;?#30340;声音,显得凉薄又无情。

苏安宁毫无防备,整个人踉跄着朝地上摔去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一道身影箭步冲过来,在苏安宁摔倒的前一刻,伸出臂弯将她紧搂在怀?#23567;?br />
苏安宁嗅到对方身上的烟草味道,先是浑身一僵,然后恨恨的咬紧牙关。

苏子谦!不用抬头看,她都知?#35272;?#20154;是苏子谦。

苏家的养子,她?#27597;?#21733;兼未婚夫,以及……害死她爸?#37073;品?#22905;-妈的罪魁祸首。

“安宁,你没事吧?#20426;?#32819;畔传?#27492;?#23376;谦关切的询问声。

苏安宁眯紧眸子,没有回应苏子谦的询问,反而将牙齿咬的‘咯吱’直响。如若可以,她想将苏子谦抽筋剥皮,饮其血食其肉,以消心头无尽之恨。

苏子谦见苏安宁不吭声,便冷眼朝门口的狱警看去。

那狱警浑身一激灵,?#25104;?#30636;间惨白起来,“苏……苏总……”

“你刚刚用哪只手推的她?#20426;?#33487;子谦沉着?#24120;?#22768;音冷若冰霜。

那狱警尚未回应,苏安宁就用力推开苏子谦。

她瞪着眼睛,目光猩红的骇人,“苏子谦,你少在这里?#24066;首?#24577;,我看着恶心。”

“嘶!”狱警倒抽凉气,没料到苏安宁会说这样的重话。

本以为,苏子谦会怒火中烧。

然而,他非但没生气,还勾唇笑了起来,“好,看在安宁的面子上,就饶过那不长眼的家伙。”

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:?#30333;?#21543;!我带你回家,回属于我们的家。”

他一边笑着,一边抬起手臂,想把苏安宁重新搂进怀?#23567;?br />
“啪!”苏安宁动作利落的打掉苏子谦的手,冷声控诉道:“家?我还有家吗?你害死我爸?#37073;?#36924;
疯我妈妈,还夺走我……”

“我没有!”苏子谦激动地怒吼出声。

少顷,他意识到自己情绪太激动,看向苏安宁的目光染了几分懊恼之意,“安宁,我最后说一次,

你爸爸不是我害死的,他是跳楼自杀的。”

苏安宁讽刺一笑,眼中的恨意遮都遮不住,?#30333;?#26432;?呵,好一个自?#34180;?#22914;果不是你夺走公司,我爸爸怎么会跳楼自杀?#20426;?br />
?#21834;?#33487;子谦深呼吸,耐着性子朝苏安宁走去,“安宁,这些事我们回家再说好吗?#20426;?br />
苏安宁后退三步,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,“我?#25442;?#36319;你回去的!”

苏子谦步步紧逼,将苏安宁当作耍脾气的小孩,“乖一点,跟我回家,你现在没得选择。”

“嘀嘀?#37073; 币?#38453;刺耳的鸣笛声,由?#37117;?#36817;传来。

苏安宁寻声看去,眼中迸发出晶亮的光。

下一秒,她炫耀般的勾起唇角,“谁说我没得选?接我的人已经来了。”

闻言,苏子谦?#25104;怀粒?#25197;头朝身后看去。

但见一辆骚气十足的红色跑?#23707;?#21880;驶来,最终在女子监狱门口急刹车停住。

“亲爱的,我来晚了!?#36856;?#36710;刚停稳,里面就传出一道热情的喊声。

苏安宁眉眼弯弯,仿若见到心上人的少女,欢天喜地的跑过去,?#23433;?#26202;,我刚出来。”

苏子谦定睛看去,只见跑车驾驶室内,一个穿黑色西装的小白脸正在向苏安宁挥手。

“上车,亲爱的,我带你回家。”那小白脸兴奋的嚷道:“咱们先洗个澡,然后去吃火锅,晚上KTV不醉?#36824;椋 ?br />
苏安宁点点头,正想打开副驾驶的车门,苏子谦就快步上前拽住了她。

“安宁,他是谁?#20426;?#33487;子谦怒声质问,额头暴起几根青筋。

那模样儿,好像抓包妻子?#30331;?#30340;绿帽子老公。

苏安宁拒绝回答,只用力甩开苏子谦的手。

没?#19978;耄?#33487;子谦却再次扯住她,“你怎么不说话?安宁,你和这个小白脸是怎么勾搭上的?#20426;?br />
苏安宁仍未回应,但这一次,她反手握住了苏子谦的手。

?#21834;?#33487;子谦心头一喜,唇角下意识的勾起弧度。

遗憾的是,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,就感觉一阵莫名的天旋地转。

“苏总小心!”狱警在一旁好心提?#36873;?br />
可惜为?#24065;?#26202;,苏安宁一个漂亮的过肩摔,直接将纠缠她的苏子谦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砸的地面都跟着震动了一下。

苏子谦狼?#36820;?#36538;在地上,头脑有一瞬间痛到极致的眩晕。

苏安宁抬起脚,毫不留情的踩上他,“苏子谦,你给我等着。总有一天,我会把苏氏集团夺回来,

用你的一无所有祭奠我爸?#20540;耐?#39746;。”

她丢下这话,头也?#25442;?#30340;坐进跑车。

刚?#23707;?#23433;全带,开跑车的小白脸就‘轰’的踩下油门,如离弦的箭一样朝马路尽头驶去。

“安宁……”苏子谦痛苦的伸出手,只抓到一抹虚无的空气。

与此同时,马路斜对面,?#20599;?#21040;可以完全忽视的国产越野车内,一个风姿卓绝的男人突然拍手叫好。

“干的漂亮!?#34987;?#20462;祁一脸欣慰的赞叹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

司机刘坤吓的一哆嗦,回头就见自家总裁坐在后排座上,眸底盛满‘吾家?#20449;?#21021;长成’的荣耀?#23567;?br /> 咳咳!错觉,一定是他眼花了。

?#23433;?#19968;下那女人的身份!?#34987;?#20462;祁眯紧眸子,对刘坤下达指令。

刘坤一脸懵逼:?#21834;?br />
想问霍总你是认真的吗?那女人是杀死你弟弟的罪魁祸首,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身份呢?

霍修祁察觉刘坤看智障的眼神,语气不悦的斥道: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#20426;?br />
“我……”刘坤嘴角抽搐,讪声应道:“霍总,那女人……她是苏氏集团的大小姐,名字?#23567;?br />
话未说完,就?#25442;?#20462;祁冷声打断,“蠢货!我让你查那个短发女人的身份。”

刘坤继续懵逼:?#21834;?br />
呃?刚才?#24188;?#33487;安宁的小白脸是女人吗?

霍修祁见刘坤一脸?#32769;啵?#26080;语的别开视线,“车牌号是C6688,给你一个小时。”

刘坤?#20013;?#25077;逼:?#21834;?br />
霍总真厉害,这么短的时间,连人?#39029;?#29260;号都记下来了!

Rank: 40Rank: 40Rank: 40Rank: 40

帖子
502 
经验值
4850  
注册时间
2013-9-17 
苏安宁坐在跑车内,怔怔的看着窗外。那些矗立的高楼大厦,陌生的令她心慌窒息。

五年!她在监狱里待了五年,殊不知外面早已物是人非。

“安宁!安宁?#20426;?#32819;畔传来关切的呼唤声。

苏安宁扭过头,对上顾伊人隐含忧色的眸子。

这个短发女人,是她一生的救赎。

“顾姐,怎么了?#20426;?#22905;勾起唇角,笑的绝美灿烂。

即便岁月?#20960;?#20102;她,她仍然选择笑对人生。

顾伊人叹了口气,帮她解开安全带,“到了,我们下车吧。”

“好!”苏安宁点点头,推开身侧的车门。

下车以后,顾伊人将她带进天上人间。

一进门,就见左?#20234;?#36793;站着几十名黑衣男子。他们看到顾伊人,齐刷刷的唤道:“大嫂好!”声音彪悍,气势如虹。

顾伊人扬声介绍道:“这是苏安宁,我在狱里认的妹妹。”

那些黑衣男子立?#22363;?#33487;安宁唤道:“苏姐好!”

苏安宁含笑点头,“大家好。”

她长的漂亮,声音又甜软,活脱脱一只招人疼的小白兔儿,跟旁边短发中性装扮的顾伊人形成强烈对比。

那些黑衣男子?#25104;?#28072;红,一?#21271;?#22934;-精勾了魂儿的?#32769;啵?#30524;珠子直勾勾的钉在苏安宁身上。

顾伊人:?#21834;?br />
呵呵!她造的什么孽,认了一个狐狸精当妹妹?

临近中午,苏安宁洗去一身晦气,换上顾伊人买给她的连衣裙。

顾伊人上下打量她,口中不时地发出啧啧声,“小狐狸,真是穿什么都好看。瞧瞧这胸,这腰,这屁股,我要是男人,非得把你按床上,干的你鬼哭狼嚎不可!”

“顾姐……”苏安宁咬紧唇,脸上是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。

顾伊人暗暗欣慰,很好!她妹妹长大了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在女子监-狱里,听到荤段子便脸红无措的傻白甜了。

?#30333;擼?#22992;带你去吃火锅。”顾伊人站起身,像霸道总裁一样搂住苏安宁。

苏安宁浑身一僵,下意识的推开顾伊人,仿佛对方是洪水猛兽。

一时间,两人都愣住了。

“对不起,顾姐,我……”苏安宁深呼吸,?#25104;?#24808;白的很难看。

有些阴影,哪怕时过?#22478;ǎ?#22905;仍然难以忘怀。

顾伊人眯紧眸子,强势的握住苏安宁的手,“安宁,忘掉那些?#20054;?#30340;过往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弱点。”

?#21834;?#33487;安宁直视顾伊人,半晌才重重的点头,“嗯!”

她身上背负血海深仇,已经不是爸妈宠爱的苏大小姐了。如果改不掉心底的忌讳,以后恐怕会被歹人利用。

“顾姐,我想先去看我妈妈。”相较于吃火锅,苏安宁更急着去看苏母。

苏父已死,她只有苏母一个血脉至亲了。

顾伊人二?#23433;?#35828;,驱车就带她去精神病院。

然而,两人抵达精神病院后,却被告知苏母已经被‘儿子’苏子谦?#24188;?#20102;。

苏安宁怒火中烧,用顾伊人的手机拨打苏子谦的电话。

少顷,手机那端被人接通,“我是苏子谦,请问你哪位?#20426;?br />
苏安宁劈头盖脸的斥道:“苏子谦,你把我妈还给我!”

“安宁?#20426;?#33487;子谦语气一顿,随即?#32769;?#33509;狂起来,“你在哪里?我马上过去接你。”

苏安宁没回答他的问题,只咬牙切齿的强调道:“你要是?#30097;?#23475;我妈……”

“说什么傻话?#20426;?#33487;子谦打断她,语气温柔而宠溺,“她是你妈,也是我妈,我怎么会伤害她?你放心,妈现在很好,正在家里等你呢。”

手机突然?#36824;?#20234;人夺去,她气势凌人的吼道:“苏子谦,刚才的通话已经被录音,如果苏妈妈少一根头发,你就等着?#29273;?#24213;坐穿吧!”

苏子谦狐疑的?#23454;潰骸?#20320;是谁?安宁呢?让她接电话!”

“我特么是你大爷!”顾伊人呵呵冷笑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苏家大宅,远离尘世喧嚣,位于?#35760;?#22806;的半山腰。

那里依山傍水,环境优美,是苏父为爱妻打造的世外?#20197;礎?br />
如今,苏子谦鸠占鹊巢,成为大宅的新主人,还变相的劫持了苏母。

顾伊人恐他利用苏母,做出伤害苏安宁的事,所以没急着?#30097;?#38376;去。

她委派?#35813;?#25163;下,到苏家大宅附近打探消息。

入夜,天上人间灯红酒绿,歌舞升平。

顾伊人举起酒杯,笃定的许诺道:“安宁,你放心,我一定会把阿?#21497;?#20986;来的。”

苏安宁见顾伊人信誓旦旦,点头轻应道:“嗯,我信你。”

姐妹俩推杯换盏,全然不知角落里?#29384;?#30528;一个男人,正危险的眯紧鹰眸锁定苏安宁妖娆的倩影。

“霍总,要不要支开顾伊人?#20426;?#21016;坤贼兮兮的询问出声。

霍修祁挑了挑眉,默许了刘坤的提议。

刘坤热血沸腾,觉得自己表?#20540;?#26102;候到了。

他冲进舞池,抡起拳头就把一个看起来很不好惹的光头男人打了。

保安迅速出动,直接将刘坤这个闹事者扔了出去。

自始至终,没有惊动过顾伊人!

霍修祁:?#21834;?#33041;子是个好东西,可惜他的司机没?#23567;?br />
?#21335;?#27491;觉得无语,忽见跟顾伊人?#26579;?#30340;苏安宁站了起来,“顾姐,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“嗯,快去快回!”顾伊人抿了口酒,目送苏安宁离开。

天上人间是她的地盘,没人敢在这里动她妹妹,所以顾伊人没?#20449;?#21516;。

霍修祁见苏安宁独自离开,薄唇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。

呵!真是?#32654;?#20840;不费工夫。

他掐掉手里?#21335;?#28895;,不动声色的尾随苏安宁进入女洗手间。

“?#38738;輳 ?#33487;安宁?#27492;?#20102;格子间门锁的同时,霍修祁也?#27492;?#20102;洗手间的门锁。

没多久,苏安宁如厕完毕,从格子间里走出来。

她没看见霍修祁,直接快步走到水池边。

霍修祁皱起眉,猛地欺身压过去,将苏安宁重重的按在墙角。

“啊——”苏安宁受到惊吓,第一反应就是尖?#23567;?br />
可她才刚喊出一点声音,嘴巴就被一只宽厚炙热的?#32456;?#27515;死捂住了。

下一秒,苏安宁瞪大双眼,迟钝的看清袭击者的面目。

霍修祁!于她而言,噩梦般的存在。

一看到这张俊颜,苏安宁就不可抑制?#21335;?#21040;?#25199;?#23624;辱的过往。

拜这个男人所?#20572;?#22905;在牢里九死一生,受尽女犯人的欺凌,还失去了……

“安宁,好久不见。?#34987;?#20462;祁松开手,态度温和的打招呼。

那模样儿,仿佛他们是无?#23433;?#35848;的朋友。

苏安宁回过神,恨恨的瞪视霍修祁。

但转念一想,她凭什么恨霍修祁呢?

他们都是睚眦必报的人,霍修祁做的那些事情,?#36824;?#26159;在报复她罢了。

她玩弄他?#27597;?#24773;,他夺走她的尊严,他们其实……扯平了啊!

在这世上,苏安宁的仇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害死她?#37073;品?#22905;妈,夺走苏氏集团的卑鄙小人——苏子谦。

至于霍修祁?#32771;热怀?#24179;了,那就老死不相往来吧!

想通这一点,苏安宁淡声催促道:“麻烦让一下。”

“我若不让呢?#20426;被?#20462;祁勾起唇角,眸光如狼?#33529;ⅰ?br />
苏安宁没好气的讽刺道:“好狗不挡路!”

?#32942;罰俊被?#20462;祁不怒反笑,“几年不见,你倒是变的伶?#35272;?#40831;了。”

话音落地,他快速埋在苏安宁颈间,重重的咬了一口。

“嘶!”苏安宁吃痛,低呼着推开霍修祁。

她?#20013;?#21448;怒,?#25104;?#28072;的通红,“你干什么?#20426;?br />
霍修祁面色无波,语气风轻云淡的解释道:?#30333;?#23454;你的言论!”

“什么?#20426;?#33487;安宁懵了一下,没听懂霍修祁这话的深意。

霍修祁好心提醒她,“你刚才骂我是狗!”

所以,他咬她一口,坐实了他是?#36820;?#20107;实。

苏安宁:?#21834;?br />
?#22791;?#20116;年,这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。

“让开!”苏安宁板着?#24120;?#19981;想跟霍修祁浪费唇舌。

霍修祁非但没吭声,还欺身压过去,将苏安宁更紧密的?#36820;角?#35282;。

苏安宁瞪起?#21451;郟?#20687;一只炸起来的?#39064;?br />
她猛地抬起腿,想把霍修祁踹翻在地。

但她快,霍修祁反应更快,直接扣住苏安宁?#21335;?#33151;儿,霸道的缠到他精壮的腰间。

这姿?#21697;?#22806;销-魂,光是一眼就让人面红耳赤。

苏安宁?#36361;?#19968;下,反?#25442;?#20462;祁扣?#27597;?#20146;密无间。

她火冒三丈,正欲怒斥霍修祁,忽见那货从怀里抽出一份文件。

“签了这份协议,我娶你!?#34987;?#20462;祁一开口,就扔出一个重磅炸弹。

苏安宁被炸的头?#25991;?#30505;,半晌才回过神来。

她看了眼文件,最上面清楚写着?#27597;?#22823;字——“结婚协议!”

“霍修祁,你为了报复我,?#35895;?#35201;搭上自己的婚姻?#20426;?#33487;安宁嗤笑一声,觉得这货没带脑子出门。

霍修祁拧紧眉头,狐疑的反?#23454;潰骸?#25253;复你?#20426;?br />
苏安宁理所当然的点头,“难道不是吗?我玩弄你?#27597;?#24773;,又杀了你弟弟……”

话未说完,霍修祁就沉声打断她,“所以,你真的杀了修睿吗?

苏安宁哑然,没料到霍修祁会问一个既定的‘事实’。

她扯了扯唇角,笑的凄楚而自嘲,“我说没有,难道你会相信吗?#20426;?br />
霍修祁斩钉截铁的应道:“我信!只要是你说的,我都无条件相信。”

?#21834;?#33487;安宁呼吸一窒,抬眼对上霍修祁幽深的鹰眸。

五年了!法官给她判了刑,所有人都坚信她杀死霍修睿,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这件事是真的。

可是,霍修祁却说,他相信她没有杀死霍修睿。

苏安宁?#21482;?#30340;垂下头,生怕自己在霍修祁面前哭出来。

“安宁。?#34987;?#20462;祁挑起她?#21335;买Γ?#19968;字一顿的强调道:“跟我结婚,我帮你对?#31471;?#23376;谦,帮你夺回苏氏集团,帮你?#27492;?#20116;年前的冤案……”

他滔滔不绝,阐述苏安宁跟他结婚的好处。

可是苏安宁?#25945;?#36234;确定这诱人条件的背后,是一道深不见底?#21335;?#38449;。

抛开霍修睿的死,只说她当初对霍修祁做的那些事,就足?#25442;?#20462;祁把她弄死一百遍了。

她在牢里受到的羞辱,就是血淋淋的例子!

思至此,苏安宁冷漠的拒绝道:“我的事情,不牢别人操心。”

霍修祁立刻举起手中的文件,“我不是别人,只要你签了这份协议,我就是你的丈夫。我们夫妻一荣俱荣,一辱俱辱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。”

这话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但遗憾的是,苏安宁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。

只?#36824;?#22905;已经和苏子谦?#36824;?#25140;天,绝不能再跟霍修祁结下血海深仇。如果可以,苏安宁希望他们之间的恩怨能一?#20351;?#38144;,从此以后做彼?#25628;?#20013;的陌路人。

“怎么不说话?#20426;被?#20462;祁低声询问,觉得苏安宁考虑的太久了。

苏安宁攥紧拳,强迫自己伏低做小,“霍修祁,你弟弟不是我杀的。这件事我会调查,早晚给你一个交代。至于当年在学校,我承认我对不起你,但我在牢里已经付出了代价,咱们两个就算扯平了吧。我没空陪你玩报复的游戏,也不想跟你……”

“苏安宁!?#34987;?#20462;祁不悦的打断她,额头暴起几根青筋,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婚姻是一辈子的事,我凭什么为了报复你,舍弃自己一辈子的幸福?#20426;?br />
苏安宁连连点头,“你说的对,我也觉得你不该这样报复我。?#28909;换?#35828;清楚了,那我就先走……唔!”

强势的吻呼啸袭来,如同一阵疾风骤雨,将苏安宁未说完的话,尽数吞没在唇齿之间。

?#23433;弧?#33487;安宁惊呼一声,手忙脚乱的抗拒这突如其来的索吻。

奈何,她越是抗拒,霍修祁就吻的越?#26377;?#29467;。他像发怒的雄狮,将所有力气都倾注在唇齿间。

苏安宁痛的皱起眉头,逐渐尝?#25945;?#38152;般?#35748;?#30340;味道。

她知道,是霍禽兽咬破了她的嘴唇!

苏安宁?#20013;?#21448;怒,干脆把霍修祁的嘴唇也咬破了。

她想握手言?#20572;?#20294;霍修祁欺人太甚,那就别怪她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。

一时间,铁锈般的?#35748;?#21619;道,在两人唇齿间蔓延的愈发浓烈。

“?#35785;诉耍 ?#27927;手间外,蓦地传来敲门声。

紧?#24188;牛?#26159;顾伊人的声音,“安宁,你在里面吗?#20426;?br />
霍修祁浑身一僵,快速结束这场单方面的索吻。

“呼……”苏安宁喘了口气,急声应道:“顾姐,我在!”

闻言,门外的顾伊人放下心来,“你搞什么呢?#21549;?#20040;这么?#27809;共怀?#26469;?#20426;?br />
苏安宁情急之下,随口扯了个?#30505;?#25105;……我肚子不舒服……”

顾伊人信以为真,关切的追?#23454;潰骸?#35201;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?#20426;?br />
苏安宁急的?#24065;?#22836;,?#23433;?#29992;不用!我马上就好了。”

说话间,她用力推搡霍修祁,希望他别再纠缠不休。

霍修祁雷打不动,如同一座铜?#25945;?#22721;,“你把话说清楚,不然别想离开。”

……

★★★?后续更精彩-?#21453;?#25105;跳转阅读《- ★★★
广妈APP看书不方便,建议复制链接到浏览器看哦~

如?#25569;?#21040;我们?
1.搜【小说美文】圈子,也可以从广妈APP:【谈天】-【小说美文?#31354;?#21040;我们,关注圈子,第一时间发?#20013;?#19978;架小说

2.复制搜索VX号:91baby天天读好书(mmw91baby)在VX阅读,不定期发放福利,而?#20197;?#35835;更流畅哦

Rank: 50Rank: 50Rank: 50Rank: 50Rank: 50

帖子
3116 
经验值
17127  
注册时间
2013-4-29 
BB生日
2005-05-05

广州通商家

哎呀,原来是小说来的。
树华美术,19年专注美术教育。广州36家直营校区,,热线:020-84019310

Rank: 1

帖子
经验值
12  
注册时间
2018-8-15 
BB生日
2018-07-02


   
回复 树华美术 的帖子
哎呀,原来是小说来的。


哈哈哈,笑死我了……
来自[广州妈妈iPhone版]
‹ 上一主题|下一主题
别人说老公跟我结婚是为了报仇,可他经常搞这些甜蜜花样让我很疑 ...
快速回复
高级模式 | 发表帖子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

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互联网清理整顿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粤B2-20070037粤网安备案号:4406043011754公安机关备案号:44010602000095粤ICP备09174648号 Copyright 2004-2019 盛成科技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    版权保护?#31471;?#25351;引

杀平特肖公式规律
<tr id="0u6ei"></tr>
<tr id="0u6ei"><div id="0u6ei"></div></tr>
<object id="0u6ei"></object>
<rt id="0u6ei"></rt>
<samp id="0u6ei"><noscript id="0u6ei"></noscript></samp>
<tr id="0u6ei"></tr>
<tr id="0u6ei"><div id="0u6ei"></div></tr>
<object id="0u6ei"></object>
<rt id="0u6ei"></rt>
<samp id="0u6ei"><noscript id="0u6ei"></noscript></samp>